科创板权威调研报告出炉,企业少、估值高拦阻股权投资

2019-12-07 15:16:42 

科创办顺利开业后的第一个秋天,pe/vc也迎来了第一个收获季节。

据中国资产管理协会初步统计,首批25家上市公司中,共有23家获得私募股权投资,占92.0%。私募股权基金共投资231项产品,为23家科技企业提供资金约128亿元。

日前,第一财经从权威部门获得一份调查报告,统计了40多家不同类型的股权投资机构对科学创新委员会的意见和建议。

报告显示,科创银行对股权投资机构的吸引力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投资退出渠道的明显拓宽有助于提高资本使用效率。第二,企业上市标准具有包容性,符合科创企业的需求。半数以上受访者表示,灵活包容的上市标准是考虑投资项目中科学创新委员会上市申请的主要原因。

在给pe/vc带来希望的同时,科创办也带来了一些“担忧”。

报告显示,现阶段,科技创新板块“火爆”,但上市公司数量相对较少,缺乏长期资本投资,股价容易被炒作,估值波动较大。此外,也有投资机构表示,目前亏损企业不愿意申报,也没有形成稳定的预期。

“科创办的上市公司数量需要尽快增加。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可以预期审查进展会对市场形成稳定的预期。像纳斯达克一样,最好能够进出。就我个人而言,我建议科技板企业的数量应保持在100至200家之间,以开放市场和平稳运行。”一位投资者建议。

Pe/vc迎来黎明

对于作为“博乐”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来说,ipo仍然是主要的退出渠道。一位pe/vc人士打趣道,在科学创新委员会成立之前,日子已经快结束了,但现在有动力坚持下去。他认为SKI缓解了排队的压力,许多高科技企业可以改用SKI实现快速上市。

“目前,股权投资的退出仍主要是以ipo为基础,但在科技股发行前,上市标准单一,硬科技企业难以满足上市要求,融资非常困难。退出常见的“52”和“32”股权投资模式也很困难。例如,在制药行业,药物研发通常需要10年才能获得相关上市资格,这超出了基金的投资期限,也缺乏有效的退出渠道。”一位国有风险资本家说。

调查发现,机构投资者充分肯定了科学创新委员会的开放拓宽了股权投资的退出渠道,缩短了退出时间,有利于股权资本的持续运行,提高了资本市场基金的效率。

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更灵活的上市门槛是考虑申请科学创新委员会的主要原因。科创董事会放宽了上市公司盈利的要求,允许特殊股权结构的公司上市,充分适应了科创企业发展周期长、盈利慢的特点。

然而,尽管大多数股权投资机构都在为科学创新委员会欢呼,但也有一些机构抱着旁观者的心态。

上海一家体育公司的负责人表示,该公司不太重视科学创新委员会。“一些同行也在观望,担心市场不活跃和再融资问题。我们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预期来决定公司在哪里上市,这样在投资时就可以安排股权结构,否则再拆股权结构就太麻烦了。稳定的系统和稳定的期望非常重要。最大的风险在于结构和流动性的不确定性。”他说。

估值波动很大,一些大型组织被吓住了。

在与该机构的沟通中,一个场景最为生动——一家明星股权投资机构的相关负责人对科创企业目前在一级市场的估值“感叹”。

负责人说,他不担心手头没钱或者找不到好项目,但他正在寻找的项目被高估了,而且有点“不愿给钱”。

截至9月19日,只有29家公司成功登陆董事会,投资者对董事会的追求极大地影响了企业的估值。

调查发现,股权投资机构普遍认为科创企业上市首日的双重估值过高。从现阶段上市企业的价格来看,不到50%的企业值得投资。高估会影响企业随后的发展决策。市场价值管理代替创新发展被视为企业目标,不利于创新型企业的长期稳定发展。

另一家股权投资机构认为,许多企业明显被高估,科学创新委员会的定位非常好。然而,目前的炒作气氛太浓了。几乎所有企业上市后市值都翻了一番,估值过于夸张。主要原因是科技创新板上市公司太少,市场注意力集中,缺乏长期资本投资。

“等一下。二级市场降温后,我相信一级市场将回归理性。”上述明星股权投资机构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公司二级市场“高烧”,一级市场价格将相应上涨。我相信,以后有更多的企业进入市场,市场的焦点会不断分散。

门槛较低,亏损企业“溜之大吉”

此前,高盛亚太区联席总裁兼亚太证券部负责人瑞德表示,高盛视科学板为中国新兴的纳斯达克。虚拟企业结构的公司可以通过科学委员会上市,同时取消了一些上市限制。有了这些特点,科学委员会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

但是,科长办目前还没有尽力。调查发现,股票投资者非常担心无利可图的公司能否真正上市。尽管科技创新局放宽了公司上市的利润限制,但迄今为止没有一家上市公司出现亏损。接受采访的体育机构表示,他们缺乏稳定的预期,这导致他们不敢投资于科技创新公司,这些公司目前没有盈利,但有增长空间。科学委员会可能无法吸引更多成长阶段的科学公司。

此前,合川芯片的宣布给许多亏损企业增添了勇气,并在市场上引起了广泛关注。然而,几个月后,合川芯片主动撤回申请,向科学创新委员会告别。

据第一财经记者(First Financial Reporters)的不完全统计,目前只有6家申请科学创新委员会的公司连续3年亏损,分别是第九智能、泽景制药、上海拓普、拜奥台、前沿生物和神州细胞。

根据该报告,一些pe/vc人士报告说,只有当这些企业真正上市和发行时,它们才能增强市场信心并指导投资决策。

退出机制的稳定预期对股权投资者来说非常重要,它决定了他们的投资行业和阶段选择,以及投资过程中企业股权结构的建立。"科学创新委员会需要稳定市场对规则真正落地的预期."一些业内人士说。

手机买彩票 江西快三 辽宁快乐十二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