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过3000个村庄,走访5000多位民间艺人,他是行走的“非

2019-10-31 10:43:41 

知望(右一)考察周至拜亚地区陕西民间刺绣

拍摄于知望Xi报业的全媒体记者厉安定

" 30多年来,我一直在挖掘和保护这条路。"知望现任Xi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30多年来一直走在Xi非物质文化遗产抢救和保护的前列。他见证了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发展,成长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领域的专家。他被誉为“行走陕西非物质文化遗产百科全书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搜索引擎”。

记者第一次见到知望是在张天蔚的工作室,一位动态风筝大师。多年来,知望已有近百个乡镇从事研究,与民间艺术家共度时光,或应邀就非物质文化遗产发表各种演讲。你很难见到这位喜欢在办公室“走动”的主任专家。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有许多环节,如普查、发掘、记录、宣传、研究等。从第一天起,我就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挖掘者和记录者。”知望说,非遗产保护书桌在农村和院子里,这是一项需要围绕民间艺术家和继承人的工作。矿业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链中的第一环,深入基层是最重要也是最必要的。

1988年,知望被分配到Xi安群艺术博物馆工作。他最早的接触是民间文艺整合的编纂研究和农村文化的研究。“当时,它不被称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而是保护民族和民间文化。我和我的前任拜访了许多人。”知望回忆说,当时没有人注意,没有手机,没有互联网,像砖头一样的三大洋听写盒式录音机,还有大包磁带。去乡下通常是在远郊骑自行车和公共汽车,也是在村庄之间跳绳和颠簸。

2000年,知望去韩国学习,并在成军殿感受到了向孔子献祭的庄严仪式,这让他深受感动。那年在韩国举行的世界文化博览会汇集了来自80多个国家的民间文化,这也深深震撼了他。当时,33岁的知望认为非遗产保护是他一生的事业。

2003年,在老人的帮助下,知望开始去各个农村旅行。他每年有将近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农村度过。"目前的技术和设备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发掘提供了很多便利."知望说。一支录音笔、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照相机、一部智能手机和互联网,这些高科技工具成了他的工作伙伴。

16年来,知望先后走访调查了5000多名民间艺术家,走访了全国3000多个村庄,拥有4000多名老艺术家的电话号码。他用了几台相机,用了太多的记录笔,用音频、视频和照片材料填满了30多个硬盘,用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收集了2万多件实物,汇编了350万字非物质文化遗产濒危抢救遗产口述历史,出版了《关中老作坊》、《Xi非物质文化遗产》等专著。

2004年,中国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公约》,各级政府开始大力推进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2006年,中国正式设立文化遗产日,国家、省、市、区、县级非遗产名录在申请世界遗产的过程中不断建立和完善。各地全面启动非遗产保护之路。

Xi安在2003年举办了第一届民间工艺展。第一届陕西民间艺术展于2004年举行,xi安获得14项大奖。中国在2006年庆祝了第一个文化遗产日,Xi在2009年9月建立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Xi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成立于2012年5月...从有意识的档案收集到有序的发掘、整理、传承和保护,痴迷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知望也参与并见证了Xi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过程中几乎所有的里程碑。

古代造纸、和牛打老虎、用古代方法榨油、秦腔脸谱、绑绳小袋、动态风筝、道情皮影、碗形碗、渔村泥巴呼叫、大炮灯笼...知望等推荐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有无数的老工艺和当地民俗。在多年的实地研究中,他与许多老民间艺术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知望说,给他印象最深的是他认识临潼道情皮影的继承人林雪。2005年,两人在临潼火葬场第一次见面,鲁林雪是火葬场的主持人。知望利用了林雪作品之间的差距,做了两个多小时的调查。两人像以前一样相遇了。知望四处奔走,呼吁大家关注道情皮影,鼓励林雪成立皮影俱乐部,坚持非世袭继承。“有一年春节期间,他连续17天在Xi大唐芙蓉园演出。他非常高兴,说他必须把皮影带到国外。当这位老人在2017年去世时,我在他第一次见面的火葬场为他送行。这是一个混合袋。知望说,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是以人为本的,传承人的离开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最大损失和遗憾。也许一个百年历史遗产的文化形式会因此而遭到破坏,因此拯救保护迫在眉睫。

现在,公众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认识比以前更高了,传承人越来越受到社会的认可知望说。在过去的16年里,粗略地说,在知望访问过的艺术家中,通过共同努力,至少有200或300名艺术家被成功推荐和宣布为国家、省、市、区和县代表名单的继承人。一些民间艺术家的生活轨迹和一些传统文化的命运也因他而改变。

知望说:“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从零开始越来越好。这是一件事关中华文明和子孙后代的延续、继承人的期望和信任的大事,这是多年来使我能够毫不犹豫地走上这条道路的最初动力。”

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家和许多省市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和尝试。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和普及,也为Xi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开辟了新的方向,提供了新的手段。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已经进入数字化时代。

从2006年开始,Xi安省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了普查。在此期间,调查人员、专家和学者前往该村登记、记录、拍照和拍照。在了解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家庭背景”后,6卷3000页的《Xi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纲要》形成。截至目前,我市已有192个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被列入市级名录,101个被列入省级名录,10个被列入国家名录,其中Xi古乐已成为“世界级”项目,并于200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非物质文化遗产就像散落在人们中间的文化珠宝一样,在高科技数字平台的帮助下,会有更好的保护效果。我们应该尽快建立Xi安本土的“非遗留大数据平台”,抢救和保护数字工程,从大数据的角度看Xi安的未来发展知望说。近年来,知望受邀参加各种公益讲座,并开始从挖掘者和记录者转变为传播者,与公众分享他的个人经历、感受和想法。令知望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关心非物质文化遗产。年轻人的热情和活力向他展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未来。

“身体不是生命和精神的延续,是对祖先智慧和创造力的关注,是对历史和未来的关注。”知望说,十三代古都的文化积淀不仅在于众多的文物古迹,还在于人民世代相传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生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Xi安的根基和灵魂。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视野不能一次局限于一个地区。多年来,知望不断走出陕西,走遍全国,走向“一带一路”,希望学习更先进的保护经验。他说:“老艺术家给了我们力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给了我们充实的生活,强大的国力为每个人安心研究事业提供了温床。我将永远感激和谦卑地挖掘和保护Xi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一座灯塔。”(Xi《安报》全媒体记者王李江)

随机推荐